開始主要內容

畢業生「逐個捉」

返回
大學畢業後,修讀市場學的趙文力曾經做過餐廳經理和投資顧問。一次機緣巧合下他協助朋友舉辦幼兒暑期班,發覺與小孩子的互動十分有趣,於是便修讀SCE的幼兒教育深造文憑,轉投幼教行業;其後又進修特殊教育,專注在這方面發展。

趙文力
幼兒教育深造文憑、一年制在職特殊幼兒工作訓練課程畢業生

修讀市場學的趙文力(Bruno)大學畢業後曾做過餐廳經理和投資顧問,當時尚未找到事業上真正的興趣所在。一次機緣巧合下,他協助朋友舉辦幼兒暑期班,發覺與小孩子的互動十分有趣,於是便修讀SCE的幼兒教育深造文憑,裝備自己投身幼教行業。今年Bruno成為了爸爸,在教養女兒的過程中,有更切身的體會。

 

Bruno剛擔任幼師時較依賴課堂和書本教授的知識為學生「斷症」。「有個小朋友寫字一直歪歪斜斜,我看資料說這可能是空間感出現問題,因此我就讓他做一些改善空間感的活動,例如在紙上連點線、玩仿砌遊戲等;但情況一直沒有改善,後來小朋友接受檢查才知道原來視力欠佳。」這些經驗提醒Bruno不要被既有的觀念和知識限制,而是應該多觀察實際情況。一個先入為主的判斷,可能導致錯過解決問題癥結的黃金時間。

 

「我覺得幼師最重要的責任是協助孩子順應自己的天賦特質成長,而不是把他們塑造成一式一樣,像是鑄模製造出來的產品,不同的孩子理應有不同的教法。對小朋友而言,『體驗』十分重要,當你教他畫畫,可以容許他用自己的方法探索和發揮,不一定要用成人的標準來規限他的畫法步驟和理解其圖畫,重要的是讓他們學習技巧,而不是告訴他們應如何創作。」Bruno笑說小朋友的創意無窮,很多時對作品的解讀都讓他哭笑不得,充滿驚喜。

 

Bruno認為陪伴女兒玩耍是爸爸的重大責任。

爸爸和女兒一起看彩虹。

 

透過細心觀察,Bruno漸漸發現不同學生的獨特性,而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孩子成為了他的工作焦點。「SEN小朋友的外顯行為看起來可能很相似,例如都是坐不定、上課不專心等,但背後的原因可以大不相同。老師如對這些學習需要認知多一些,就可以多幫他們一點。」因此Bruno重返SCE修讀了一年制在職特殊幼兒工作訓練課程,務求更有效地因材施教。

 

他舉例指,很多過度活躍症(ADHD)的小朋友需要透過活動來獲得安全感,所以他一方面會在課堂給予對方活動的機會,譬如容許對方在教室一角跳動一會兒,或指派他協助老師拿件東西,以滿足他的內在需要;另一方面則會引導孩子明白課堂秩序的重要性,不應隨意騷擾同學。「藥物治療只是強行抑壓他們的需要,並不是在幫助他們。長遠而言,照顧者要讓小朋友學會在處理自己的需要和不影響他人之間取得平衡。」

 

談及當幼稚園老師的挑戰,Bruno認為對自己的工作有要求和熱誠的人,總是寧願選一條艱難的正路也不願走徒勞無功的捷徑。「假如一成不變、按照既定的方法進行教學,或者會比較輕鬆,因為這樣只是要求小朋友配合教學,但相反如果讓小朋友做選擇、自己思考、給他們較大的自由度,你須要花的時間和心力,肯定會多許多。這些付出短期內或許難以量度果效,但你知道堅持尊重小朋友的個人特質對他們是有益的。學校的制度或者家長通常都以學習成果作為參考指標:甚麼歲數學會寫多少個字、懂唱多少首歌等。社會著重快速見效,家長常會因為訂下的目標太高而忽略了小朋友的細微進步,加上現在社會的攀比心很重,都令小朋友承受很大壓力,可惜要扭轉這種風氣的確很難。」

 

Bruno初為人父,對於6個月大的小情人,笑言自己最大的任務是「陪她玩」。「太太專注照顧女兒的起居飲食,我則負責和她玩,讓她四處摸索,重點是家裡的人發揮各自的角色,互相合作去照顧她。現在的教育制度下小朋友的功課壓力很大,父母很容易走向極端,不是一直催谷強項,就是不斷補底。但我覺得發展需要平衡,而且不同的活動都可以為小朋友帶來多方面的好處。例如運動不僅可訓練體能,也教會小朋友怎樣和團隊合作、如何接受輸贏,這些都不是從書本或課堂上學到的,但對孩子將來面對和解決生活上的難題很有幫助。」

 

(2018年4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