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毕业生「逐个捉」

返回
大学毕业后,修读市场学的赵文力曾经做过餐厅经理和投资顾问。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协助朋友举办幼儿暑期班,发觉与小孩子的互动十分有趣,于是便修读SCE的幼儿教育深造文凭,转投幼教行业;其后又进修特殊教育,专注在这方面发展。

赵文力
幼儿教育深造文凭、一年制在职特殊幼儿工作训练课程毕业生

修读市场学的赵文力(Bruno)大学毕业后曾做过餐厅经理和投资顾问,当时尚未找到事业上真正的兴趣所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协助朋友举办幼儿暑期班,发觉与小孩子的互动十分有趣,于是便修读SCE的幼儿教育深造文凭,装备自己投身幼教行业。今年Bruno成为了爸爸,在教养女儿的过程中,有更切身的体会。

 

Bruno刚担任幼师时较依赖课堂和书本教授的知识为学生「断症」。 「有个小朋友写字一直歪歪斜斜,我看资料说这可能是空间感出现问题,因此我就让他做一些改善空间感的活动,例如在纸上连点线、玩仿砌游戏等;但情况一直没有改善,后来小朋友接受检查才知道原来视力欠佳。」这些经验提醒Bruno不要被既有的观念和知识限制,而是应该多观察实际情况。一个先入为主的判断,可能导致错过解决问题症结的黄金时间。

 

「我觉得幼师最重要的责任是协助孩子顺应自己的天赋特质成长,而不是把他们塑造成一式一样,像是铸模制造出来的产品,不同的孩子理应有不同的教法。对小朋友而言,『体验』十分重要,当你教他画画,可以容许他用自己的方法探索和发挥,不一定要用成人的标准来规限他的画法步骤和理解其图画,重要的是让他们学习技巧,而不是告诉他们应如何创作。」Bruno笑说小朋友的创意无穷,很多时对作品的解读都让他哭笑不得,充满惊喜。

 

Bruno认为陪伴女儿玩耍是爸爸的重大责任。

爸爸和女儿一起看彩虹。

 

透过细心观察,Bruno渐渐发现不同学生的独特性,而有特殊学习需要(SEN)的孩子成为了他的工作焦点。 「SEN小朋友的外显行为看起来可能很相似,例如都是坐不定、上课不专心等,但背后的原因可以大不相同。老师如对这些学习需要认知多一些,就可以多帮他们一点。 」因此Bruno重返SCE修读了一年制在职特殊幼儿工作训练课程,务求更有效地因材施教。

 

他举例指,很多过度活跃症(ADHD)的小朋友需要透过活动来获得安全感,所以他一方面会在课堂给予对方活动的机会,譬如容许对方在教室一角跳动一会儿,或指派他协助老师拿件东西,以满足他的内在需要;另一方面则会引导孩子明白课堂秩序的重要性,不应随意骚扰同学。 「药物治疗只是强行抑压他们的需要,并不是在帮助他们。长远而言,照顾者要让小朋友学会在处理自己的需要和不影响他人之间取得平衡。」

 

谈及当幼稚园老师的挑战,Bruno认为对自己的工作有要求和热诚的人,总是宁愿选一条艰难的正路也不愿走徒劳无功的捷径。 「假如一成不变、按照既定的方法进行教学,或者会比较轻松,因为这样只是要求小朋友配合教学,但相反如果让小朋友做选择、自己思考、给他们较大的自由度,你须要花的时间和心力,肯定会多许多。这些付出短期内或许难以量度果效,但你知道坚持尊重小朋友的个人特质对他们是有益的。学校的制度或者家长通常都以学习成果作为参考指标:什么岁数学会写多少个字、懂唱多少首歌等。社会着重快速见效,家长常会因为订下的目标太高而忽略了小朋友的细微进步,加上现在社会的攀比心很重,都令小朋友承受很大压力,可惜要扭转这种风气的确很难。」

 

Bruno初为人父,对于6个月大的小情人,笑言自己最大的任务是「陪她玩」。 「太太专注照顾女儿的起居饮食,我则负责和她玩,让她四处摸索,重点是家里的人发挥各自的角色,互相合作去照顾她。现在的教育制度下小朋友的功课压力很大,父母很容易走向极端,不是一直催谷强项,就是不断补底。但我觉得发展需要平衡,而且不同的活动都可以为小朋友带来多方面的好处。例如运动不仅可训练体能,也教会小朋友怎样和团队合作、如何接受输赢,这些都不是从书本或课堂上学到的,但对孩子将来面对和解决生活上的难题很有帮助。」

 

(2018年4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