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毕业生「逐个捉」

返回
毅進文憑及副學士課程畢業生、Bachelor of Communication and Media課程學員李詩俊(Heron)
李诗俊(Heron)中六时受父母离异影响,无法专心温习应付中学文凭试,结果成绩远比预期差。 (2016年1月)

李诗俊
毅进文凭课程(运动教练学)及 副学士课程(传理学专修)毕业生、 Bachelor of Communication and Media课程学员

李诗俊(Heron)中六时受父母离异影响,无法专心温习应付中学文凭试,结果成绩远比预期差。 Heron坦言刚入读SCE的毅进文凭课程(运动教练学)时,认为自己就读传统名校喇沙书院,却未能升读学士、甚至副学士课程,所以完全失去自信心,打算毕业后就不再升学,直接投身社会工作;但修读毅进课程后,心态和想法渐渐调整过来。他因为英语水平比同学稍高,所以大家有疑问都会请教他,后来他发觉其实自己在学业上同样需要向同学讨教,名校出身亦非高人一等,每个人都可以是别人的老师。 Heron表示:「当初受文凭试成绩影响,认定自己是失败者,调整心态后却体会到成功与否并非只是单看考试成绩的。」

 

他指:「毅进课程好比一个衔接课程,就像念大学一样要准时上课、交功课等全靠自律,但上课模式就跟中学类似,有固定的上课时间表及课室,同学会一起经历学习过程中发生的每件事,所以大家的关系非常密切和团结。」Heron中学时经常参与不同运动,所以修读毅进文凭课程时选修了运动教练学,但在学习过程中他发觉当教练需具备人体结构、物理、化学等方面的知识,担心升读国际学院的副学士课程后改以英文上课会应付不来,加上自己希望作一些新尝试,于是便选读了传理学专修。

 

与Heron一起升读国际学院副学士课程的同班同学有蔡碧玑(她同样接受过学院访问),他记得因为两人的专修不同,上课时间刚好错开,直到开学一个多月后才第一次在校园碰见对方,感觉就好像重遇老朋友一样。同为基督徒的两人结伴加入了国际学院基督徒团契,Heron表示:「每当同学有困难时,团契一众弟兄姊妹就会互相帮助,好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另外,我没有告诉他们我哪天生日,但我生日的时候,他们却为我办了一个惊喜庆祝派对,令我非常难忘呢!」副学士课程毕业后,Heron顺利在去年九月升读SCE与南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合办的Bachelor of Communication and Media课程。他透露自己现在十分着重与家人的关系,在兼顾平日忙碌的校园生活及周末的兼职榄球教练工作的同时,会尽可能腾出星期日来陪伴家人。

 

Heron與毅進文憑課程的同學關係要好

Heron与毅进文凭课程的同学关系要好

Heron覺得參加國際學院基督徒團契就像加入一個大家庭一樣

Heron觉得参加国际学院基督徒团契就像加入一个大家庭一样

 

副學士課程畢業後,Heron順利繼續升學,為訂下的目標而努力

副学士课程毕业后,Heron顺利继续升学,
为订下的目标而努力

Heron经历过文凭试的挫败之后,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重新出发,由毅进文凭、副学士升至现正攻读的学士课程。过程中,Heron最感谢的人是妈妈,他说:「因为表兄弟姊妹的学业成绩都非常优异,加上我中学时就读传统名校,所以自我要求很高,无形中给了自己很大压力。知道文凭试的成绩后,本来担心会被妈妈责怪,但她反而安慰我说只要没有行差踏错,能够做到想做的事就会为我而骄傲。」他希望以过来人的身份与师弟妹分享自己的体会:「千万不要认为自己比别人差,因为每个人步向成功的路都不同,有些人可能是一条直路,有些人则要绕圈。假如人生事事顺利没有经历过挫折的话,遇到失败时会跌得更痛;相反只有经历过失败,才会感受到成功的甘甜。此外,没有人能够否定别人,成功与失败的决定权在自己手上,所以朝着目标努力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Heron打算毕业后从事活动统筹的工作,希望可以借此获得宝贵经验,为开设餐厅的梦想而努力。平日最爱下厨与家人朋友分享美食的他曾经在餐厅工作过,所以了解到食肆的营运情况和明白顾客所需的服务,期望有天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餐厅,让客人可以在一个舒适轻松的环境中一边听着悠闲的音乐,一边与朋友谈天放松身心。

 

(2016年1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