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毕业生「逐个捉」

返回
训辅工作的困难之处是要在适当的时候放手,并在包容与包庇、关爱与溺爱之间取得平衡。

黄智伟
中学教师学生训育及辅导证书课程毕业生、天主教南华中学老师

黄智伟从小就是足球爱好者,更曾经梦想成为职业球员。虽然他现在是天主教南华中学宗教及通识科的老师,但由于同时兼任足球校队教练,也可算是寓兴趣于工作。

 

踢足球讲求纪律和团队精神,智伟就借此教导学生做人处事的态度。“足球比赛有输有赢,过程中对手亦有可能犯规,同学可以从中学习到情绪管理的技巧,继而懂得面对逆境和失败。有纪律问题的学生通常自信和成就感都比较低,我希望他们可以在足球运动中找回自己的存在感,并把训练中展现的坚持和努力延伸到学业上。”他指如果同学有迟到的问题,他会安排上课前练习足球,这样对方便会提前返回学校。他又表示自己处理过各种各样的纪律问题,不少都与学生家庭及成长环境有关。“有学生时常忘记带书本功课回校,原来是因为父母分居,他无法经常两边奔走;又试过有学生坚拒将衬衫下摆塞进裤子,详谈后发觉原来是因为裤子不合穿,拉不上拉链,但又无法负担购买一条新裤,唯有用这个方法维护自己的尊严。”得悉同学的难处后,热心的智伟自掏腰包为他购买新裤子,他觉得当学生的基本学习所需尚且未能得到满足,要他们严格遵守所有校规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他认为要纠正学生纪律问题不能只看表征,因为问题可能源于其成长经历或家庭灌输的价值观所致。

 

他亦指师生关系是决定训辅成功与否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师生之间相处愉快,而且老师得到同学信任,进行训辅时,学生会明白老师是对事不对人。”智伟平时会与学生一起午膳,一来有助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二来可以在闲话家常之中多了解学生及其成长背景。双方建立互信后,学生便会愿意打开心扉。他表示学生通常会在关系良好的老师面前自律,而因为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所以放学后自然亦会习惯自律。每个人都有其过人之处,智伟相信只要找到自己的才能和定位,便能在社会上的不同岗位发光发热。他亦很珍惜与同学建立的关系,虽然学生毕业后不再是对方的老师,但他觉得双方只是换了另一个角色,可以继续互相扶持支援。

 

智伟(左)以前无心向学,经过公开试的挫折后决定发奋
读书。

在教育局训育及辅导组工作期间,智伟担任讲座主持。

 

为了增进自己在训辅方面的知识,智伟年前修读了教育局委托学院开办的“中学教师学生训育及辅导证书课程”。他认为课程理论是建基于各项研究及社会现象之上,对设计具发展及预防性的训辅计划非常有用。他特别感谢课程导师李丽梅博士分享了很多前线经验和关于学生训辅工作的心得,更十分欣赏幼儿及基础教育总监李南玉博士多次约见同学谘询意见,亲自检视课程质素。修毕课程后,智伟更加入了教育局训育及辅导组,就不同政策及措施分享他的经验和意见。

 

智伟本着“整体要公平,个别要关顾”的原则进行训辅工作,希望学生由他律逐渐步向自律。“训辅工作的困难之处是要在适当的时候放手,并在包容与包庇、关爱与溺爱之间取得平衡。其实每个学生都有相似之处,但并不相同,所以我们需要时间去聆听各个学生的故事。当学生知道有人疼爱他们,又会为他们的一些行为感到痛心,他们就会为自己着紧,活好每一天。”对于有纪律问题的学生,他不认同开除学籍这种做法。他解释说:“学校在社会中的角色是教育学生,开除学生只是将责任转嫁到社会,甚至警察身上。惩罚虽是一种权力,但宽恕其实亦是一种力量。”

 

其实智伟少年时并非老师眼中典型的好学生,他以前无心向学,两次会考的成绩都不理想。经历过公开试的挫折后,他决心要为自己作出改变,辗转修读了文凭及副学士课程。因为家庭经济原因,副学士课程毕业后他决定先工作,希望尽快储够钱继续升学。当时他把9,000元月薪中的7,000元作为家用,自己则以3个只售5元的面包充饥,后来终于以半工读形式取得通识教育(荣誉)文学士学位。智伟表示自己读书的心态随着人生不同阶段而转变,年幼时只是为了应付父母;遭遇公开试的挫败后是为了自己,希望改变自己的人生;现阶段则是为了学生,希望以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经验结合专业训辅知识,为学生的生命带来一点改变。

 

智伟(左)应邀带同学生到政务司司长(右)官邸出席聚餐
活动。

智伟与学生打成一片,他认为良好的师生关系有助训辅
工作。

 

(2016年11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