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毕业生「逐个捉」

返回
音乐学文学士(荣誉)学位课程毕业生陈永业和敲击乐结下了不解缘之后仅用了三年时间考取八级资历;毕业三年经已创业,并为理想建立经济基础,期间获得多个奖项和奖学金。说他是个天才并不过分,怀才的他却不甘于「不遇」,而是有计划地逐步实践理想。

陈永业
音乐学文学士(荣誉)学位课程毕业生、「箧敲击乐团」及「箧敲击乐荟」创办人

音乐学文学士(荣誉)学位课程毕业生、
「箧敲击乐团」及「箧敲击乐荟」创办人陈永业。

「我的目标不是要成为创业家」

曾经有人说过若要精通一个技能,就必须练习一万个小时。音乐学文学士(荣誉)学位课程毕业生陈永业(Gip)和敲击乐结下了不解缘之後仅用了叁年时间考取八级资历;毕业叁年经已创业,并为理想建立经济基础。期间他在意大利敲击乐大赛获得了定音鼓第一名、两度获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奖学金的才艺发展奖学金,并获香港创乐团颁发现代学院奖学金。年仅24岁便略有所成,说他是个天才并不过分,怀才的他却不甘於「不遇」,而是有计划地逐步实践理想。既能够追求兴趣,又能够工作谋生,懂得平衡两者之间的艺术,相信便是全人发展的成功例子。

 

大部分音乐系学生自小学一年级开始便会学习乐器, 陈永业的音乐之旅起步相对较迟。 他在中学一年级初次接触敲击乐。「我在管弦乐团裏负责演奏大鼓;有时只是不停重複嘭…嘭…嘭…地敲。虽然有点单调,但老师形容大鼓是整个乐团的心脏,带动著乐曲的整体节奏,让我明白到箇中乐趣。有次老师点名讚赏我演奏得好,让我得到鼓励,中四开始我正式学敲击乐,用了叁年考到八级。」

 

初试啼声 大获全胜

在修读浸大音乐学副学士课程期间,Gip师随胡淑徽老师学习敲击乐,并跟从蔡立德老师学习演奏定音鼓。敲击乐的乐器十分大件,不像小提琴可以方便携带随时练习,Gip庆幸浸大音乐系的设施齐全,是少有拥有全套敲击乐器的学校,而平时一双鼓棍、一块鼓板也可以训练到基本功。 Gip透过国际学院2+2 升学模式升读音乐学士课程,在叁年级时他有信心自己的表演已到达一定水平,於是决定参加意大利敲击乐大赛;最终荣获定音鼓第一名,成为该项比赛中第一位获得冠军的亚洲人。

 

在比赛前陈永业花了大约半年的时间準备,每天除了上课,其他空馀时间都在练习。 而Gip能够在比赛时随机应变调整策略也是胜出是次比赛的原因。比赛场地练习时觉得声音听起来很『浮』,和在浸大音乐室演奏时的效果相差很大。因此他马上请教蔡立德老师的意见,改用另一材质的鼓棍,结果演出十分成功。回顾比赛点滴,Gip自问表演技术未必能够和已经累积了好几百年演奏历史的西方人媲美;然而作为表演者,有时不只是单纯追求精进自己的演奏技术,还要从观众的角度出发,考虑听者感受。也许就是这份心思,让他胜出了这个历来由西方人称霸的比赛。

 

去或留?选择不一定要跟大围

在本科课程快要毕业之际,Gip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究竟是前往外国升读硕士学位还是留在本地发展。他观察到香港市场专业的音乐演奏家有供过於求的现象,即使是学历高,表演经验丰富的乐手也未必能够找到理想的工作和薪金,很多时表演都是没有酬劳的,营办乐团反而要自己「贴钱」。虽然当时已获得一间海外大学的硕士课程取录,但眼见好些海归师姐也对前景不乐观,他决定与其坐以待毙,为何不自己先做一些事改变香港的市场生态。

 

於是Gip 在毕业後正式註册公司「箧敲击乐荟」,处理乐器买卖、租赁、音乐表演和教育事务。他运用所学的知识从世界各地蒐罗价格合宜的音乐器材和设备,转售予音乐人和教学团体;当营运上了轨道,足以应付乐团的开支时再创办非牟利音乐团体「箧敲击乐团」,为本地年青音乐家提供演奏的平台,及在亚洲地区推广敲击乐。

 

「箧敲击乐团」应中西区文化艺术协会邀请,到香港大会堂演出。

「箧敲击乐团」到尖沙咀海旁圣诞表演,让更多香港人免费欣赏敲击音乐。

「香港人玩敲击乐未算很长时间,但外国已经有很长的历史,我在意大利参加比赛时和其他参赛者谈天,知道了很多他们使用乐器的情况。例如可以在甚麽地方购买平价和二手乐器等」。Gip 在教学和演出的经验上,了解到很多乐器的构造和保养知识,观察到学生、琴行教学中心和学校的需要,从而估算市场对乐器的需求。他亦花了很多时间钻研乐器的製造和改良技术、储存运输,和进口出口的规章政策。

 

「我不是要做一个企业家,我是想找到一个模式,让音乐人在专注做音乐的同时能够有稳定的收入。多年来无论是在浸大音乐系还是国际学院,我均得老师的适心教导和栽培。我很感谢我的爸爸和浸大音乐系前系主任叶惠康博士,他们让我明白到作为音乐系学生,也需要掌握经济学的知识和供求定理,明白世界的运作和改变它的方法。而副学士课程也为公开试成绩稍逊的同学提供了升读大学的机会,让我能够在大学四年内好好装备自己。」碍於空间的限制,敲击乐在香港尚未十分普及,Gip希望透过改良乐器、表演和教学推广这种音乐,让市场对老师的需求增加,大家的就业机会和待遇就会提升。

 

浸大音乐系前系主任叶惠康博士(中)可谓陈永业(右)的伯乐。

 

(2018年12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