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毕业生「逐个捉」

返回
是次宝贵的机会让他们了解到当地警方的训练及执法情况,Leo说笑指经历这次案件后,自己犹如一只搜索犬,对大麻气味非常敏感,不时在荷兰不同角落嗅到这种味道呢!

李建锋、杨夏林、刘晓驹及罗俊杰
毅进文凭课程(警务)毕业生

毅进文凭课程(警务)四位2015-16年的毕业学员李建锋(Leo)、杨夏林(Charlene)、刘晓驹(Rocky)及罗俊杰(阿杰)早前在“恒生银行之协助警方扑灭青少年罪行比赛2016”中击败九队入围对手,勇夺大专组“微电影剧本创作”冠军,与其他组别得奖队伍以香港特别行政区“灭罪大使”的身份,于8月22至29日前往荷兰交流。是次宝贵的机会让他们了解到当地警方的训练及执法情况,有些体验更是在香港难以亲身经历的,旅程实在是收获丰富又大开眼界。

 

各比赛得奖队伍与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先生午膳后,
到礼宾府与行政长官梁振英先生会面。

图为荷兰警察学院,当地学警需接受为期三年的训练。

 

抵埗后翌日,一行人先到欧洲刑警组织总部参观,了解不同国家的刑警如何沟通、合作侦查案件和作出拘捕行动。他们更获分组与当地警方一起巡逻,其中Leo跟随的警察队伍突然收到捣破非法种植大麻案件的消息,于是便立即赶到现场。他表示即使尚未进入事发单位,光是在梯间已经可以嗅到浓烈的大麻味道。他指:“原来在荷兰吸食大麻虽然合法,但种植超过五株即属违法。疑犯将那个单位改装成温室一样,用以种植数以百株计的大麻,结果影响到邻居继而揭发事件。当地警方告诉我一株大麻约值五百欧罗,所以现场捣获的大麻总值超过三十五万欧罗!”Leo说笑指经历这次案件后,自己犹如一只搜索犬,对大麻气味非常敏感,不时在荷兰不同角落嗅到这种味道呢!

 

警察学院的资讯科技中心。

警察学院代表讲解处理交通意外要注意的地方。

 

Charlene亦表示她跟随的巡逻小队碰巧接到发生交通意外的报告,让她有机会从旁观察当地警方的处理方法。她又提到其小组曾到模拟制毒工场参观,了解合成毒品的制作、包装过程和不同毒品对身体的影响,而工场内展示的所有制毒工具和器皿更是从最近一次的缉毒行动中搜获得来的。她说:“想不到一台大型制毒机器每小时可以生产近十万粒毒品,而毒犯又会利用各种模具制作名车或卡通人物形状的毒品去增加销量。”

 

参观骑警训练场。

众人在模拟制毒工场了解毒品的制作及包装过程。

 

香港的警员及督察需要接受为期分别27及36个星期的入职训练,而荷兰警方的受训期则长达三年。Rocky解释两者的分别:“香港学警在警察学院会先接受基础训练,毕业后获派到所属部门才针对岗位接受深入培训;而荷兰学警于警察学院学习的知识层面则甚为广阔及多元化,甚至包括一些专门的学问例如鉴证及科技侦查等,所以训练时间远比香港的长。”

 

阿杰就表示他们在参观警察学院时,除了有机会与当地学警及教官交流之外,更体验了虚拟射击及学习武力使用管理,一尝当荷兰学警的滋味!当地警方设有骑警队伍,阿杰的小组获安排到骑警训练场观看马匹步操。他忆述:“观赏完马匹步操及乐手表演后,我们获邀走到沙圈排成三行,让马匹在我们两旁飞驰,实在非常刺激!”Leo补充指马匹虽然身型庞大,但其实十分胆小,所以要不断重覆模拟突发情况,例如烟花声、烟雾弹、照明弹和水洼等,让牠们熟习该等环境。此外骑警亦会在众多马匹中找出一个领导者,以跨过水洼为例,会让牠先走过模拟水洼的蓝色地席,其他马匹便会比较放心跟着牠走过。

 

这次荷兰交流之旅虽然只有短短八天,但四人不约而同地指因为两地在地域、文化、警队体制等均存在差异,故此当地的所见所闻都让他们眼界大开。他们还透露当初参加比赛实属无心插柳,而且最初拍出来的作品更获毅进课程教授微电影专业的老师劣评!不过他们并没有气馁,反而不耻下问向对方请教,及学用制作微电影的不同软件。凭着团队精神、各自发挥长处,分工合作撰写剧本、拍摄、演出及进行后期制作,他们终能脱颖而出。他们认为无论参赛过程,抑或是“灭罪大使”之旅,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体验,而且其后他们更获邀为香港警察的社交网站专页协助拍摄不同的宣传短片。此外,这次旅程更增强了他们加入警队的决心,阿杰早前就率先投考了警队,并将于10月中旬进入学堂受训;Leo、Rocky和Charlene则希望先继续装备自己,后两者刻下正修读国际学院副学士课程(传理学专修)。我们期待四人在不久的将来成为警队的同袍,一起服务香港市民。

 

大家可按以下连结观看他们得奖的微电影《太傻的后裔》:http://bit.ly/nakechat2016

 

Charlene聆听指示进行虚拟射击追捕校园枪手。

当地的学警进行鉴证实习。

 

(2016年10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