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主要内容

专家撰文

返回

五绝武功虽高 大侠只有一个

2019年05月31日

金庸认为「小说中所写的,通常是特异的、不正常的事件与人物。武侠小说尤其是这样。」(金庸《韦小宝这小家伙》)虽然不是所有「侠」皆能「武」,但有些武侠小说为增加小说的可读性,特别渲染侠客的武艺,有的更赋予主角特别能力,他们不但精通武艺,还懂得法术,可把剑化为寒光成为飞剑,或驭鸟飞升,如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便是当中的经典。书中以四川峨嵋山的神奇传说为创作背景,设有剑仙一类的神仙人物,不但能飞行绝迹,更能一道白光,用手中的飞剑,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金庸小说中的侠士虽然不懂法术,但其武艺之高,对于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们而言,已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不说高强的武艺如郭靖的降龙十八掌、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令狐冲的独孤九剑、段誉的六脉神剑等上乘武功,只是小龙女睡绳子此一绝技,便教不少读者心驰而神往。所以当我们看见老顽童周伯通不惜用祖师攀关系,希望小龙女可将如此「好玩」的睡绳功夫教给他的时候,我们便会大呼过瘾,因为这正是我们想做但不能做的。如果能将这睡绳的功夫放诸现实世界之中,喜爱露营的朋友准备装备时便简单多了。

 

归纳中国侠士的传统形象,可见传统上一般民众对侠士的期盼是:侠士行事应具「侠义精神」,以「行侠仗义」为依归;可是我们又常言「仗义每多屠狗辈」,到底,侠士的形象应是高尚还是低俗的?若我们把相关语句并行而列,可得出一个有趣的公式:

 

行侠=仗义

仗义=屠狗辈

(行)侠=屠狗辈

 

侠与义在此为两个平行的概念。历史上的侠士,他们可能并没有尊贵的身份,但他们有崇高的理念/ 使命,他们认为一件事情的道德价值较自身的生命意义更重要,完成使命,即使未必能因此扬名于世,但只要奉行当中的道德意义,也可使他们自身的生命得以完整,而这也可视为传统侠士之道。

 

「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太史公记史,不以成败论英雄,所以《史记》中不乏屠狗辈行侠仗义的记载;金庸写武侠,也不是以武功论侠士,而是以其精神心态为其价值核心。

 

金庸认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所以在华山论剑中,旧(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新(东邪西狂南僧北侠中顽童)五绝中不少都有路见不平,仗义相助,儆恶惩奸之举,但只有半生戎马,保家卫国的郭靖被称为「郭大侠」;郭靖夫妇最后为国捐躯,也可说是以身殉道,贯彻自己的(也是金庸的)侠义精神。 (侠.义.道系列之四)

 

文:林嘉頴博士

香港浸会大学国际学院讲师 

隔星期五见报

(原刊于文汇报,2019年5月31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