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start

Graduate Stories

Back
鄭志誠自小立志成為警察,但公開試成績未符合投考警員的要求。從事地產和零售業一段時間後他沒有改變初衷,在家人的鼓勵下,他展開了毅進警務課程的生涯,並憑著優異成績及「變」與「不變」的學習態度,獲頒柏立基爵士信託基金補助金。

鄭志誠
毅進文憑課程(警務)畢業生

成長是一個跌跌碰碰的過程,未必每個人都能夠順利實現兒時夢想;能夠一步一步邁向目標,需要有堅定的意志。鄭志誠自小立志成為警察,但中學文憑試成績不如理想,未符合投考警員的要求。於是他先後加入了地產和零售業,但渴望投身警隊的願望依然縈繞心中。繼續升學似乎是唯一的出路,然而一想到要再次背起書包,志誠便裹足不前。當時他對前途感到十分迷茫和困惑,便向親友詢問意見。「因為我哥哥的一句話:『試一下嘛,沒嘗試過又怎知結果如何?』我就鼓足幹勁,憑著這股動力開始了一年的毅進生涯。」

 

他選擇於持續教育學院修讀毅進文憑也是基於哥哥的建議,原本志誠只打算挑一間上課地點就在住所附近的院校,這樣便可以步行上學,節省時間。但哥哥的考慮更為周詳,還替他做了資料搜集,指出學院不僅在紀律部隊的範疇有獨立的警務選修群組,而且學習氣氛良好,校園的環境和設施都有助弟弟專心求學。

 

開學前,志誠參加了學院舉辦的課前熱身班,自言對重拾書本有很大幫助。「當時老師說,很多同學在學期初都動力十足,『將畢生絕學爆在一份功課上』,但那份功課可能只佔整體評核的一小部分,相反一些佔較大比重的功課卻被忽略。幾個月下來大家熱情驟減,成績亦不如人意,自然就失去唸書的後勁。」因此他明白到必須坐言起行改變過往錯誤的學習方式。

 

鄭志誠(前排左一)和毅進課程老師及同學合照。

鄭志誠於柏立基爵士信託基金毅進文憑頒奬典禮上分享學習體驗。

 

他的第一項改變是買一本記事本。從前的他不寫手冊,記得的功課就做,不記得的當然欠奉。養成了記事的習慣後,果然一年來都交齊了功課。然後當他清楚知道每項功課、報告、測驗、考試的限期時,便驟然發現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所以第二個改變就是提早工作,按事件的重要程度分配時間和定下死線。「我是個『拖延症病人』,這個改變對我來說很困難,但卻令我妥善安排和順利完成所有項目,做起事來更加輕鬆。其實這些道理我很早就知道,只是身體力行才實際感受到成效。」

 

良師益友亦讓他的校園生活生色不少,志誠很感激老師們的細心教導,只要同學有疑問,他們都樂意一一解答,甚至犧牲自己的私人時間。另外,他覺得和同學合作做分組匯報也可彼此觀摩學習,加上大家志同道合,自然會互相鼓勵扶持。「有次我們一起溫習數學準備考試,感到有些無聊,就結伴參加義工活動,撐獨木舟到梧桐河幫忙清理垃圾。能夠一起做有意義而又幫助到別人的事,我覺得很開心。」

 

而修讀毅進警務課程也讓志誠親身接觸到更多警務相關的知識。「老師安排我們參觀警署,認識其設施,我們甚至有機會旁聽警隊的會議、觀察他們如何部署行動,和聆聽新入職警員的分享。修讀這個課程對我投考警察有很大的幫助,我現在已經通過了警員考試,正等候警察學堂的入學通知,完成學堂課程後我會獲得專業文憑,也會計劃繼續升學,報讀兼讀制學士課程。」

 

「回首修讀毅進課程的一年間,我改變了不少,但沒有改變的是完成課程和成為警察的初衷。每個測驗、報告、考試,就好像一個checkpoint,表現理想的話我會更有動力前進,失意時我會想起自己的初衷,繼續努力,維持著這股鬥志。」志誠表示成功畢業並獲頒發『柏立基爵士信託基金補助金』,推動他朝往後的目標邁進。

 

(2018年5月)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