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進文憑課程(警務)畢業生
李建鋒、楊夏林、劉曉駒及羅俊傑

毅進文憑課程(警務)四位2015-16年的畢業學員李建鋒(Leo)、楊夏林(Charlene)、劉曉駒(Rocky)及羅俊傑(阿傑)早前在「恆生銀行之協助警方撲滅青少年罪行比賽2016」中擊敗九隊入圍對手,勇奪大專組「微電影劇本創作」冠軍,與其他組別得獎隊伍以香港特別行政區「滅罪大使」的身份,於8月22至29日前往荷蘭交流。是次寶貴的機會讓他們了解到當地警方的訓練及執法情況,有些體驗更是在香港難以親身經歷的,旅程實在是收穫豐富又大開眼界。

抵埗後翌日,一行人先到歐洲刑警組織總部參觀,了解不同國家的刑警如何溝通、合作偵查案件和作出拘捕行動。他們更獲分組與當地警方一起巡邏,其中Leo跟隨的警察隊伍突然收到搗破非法種植大麻案件的消息,於是便立即趕到現場。他表示即使尚未進入事發單位,光是在梯間已經可以嗅到濃烈的大麻味道。他指:「原來在荷蘭吸食大麻雖然合法,但種植超過五株即屬違法。疑犯將那個單位改裝成溫室一樣,用以種植數以百株計的大麻,結果影響到鄰居繼而揭發事件。當地警方告訴我一株大麻約值五百歐羅,所以現場搗獲的大麻總值超過三十五萬歐羅!」Leo說笑指經歷這次案件後,自己猶如一隻搜索犬,對大麻氣味非常敏感,不時在荷蘭不同角落嗅到這種味道呢!

Charlene亦表示她跟隨的巡邏小隊碰巧接到發生交通意外的報告,讓她有機會從旁觀察當地警方的處理方法。她又提到其小組曾到模擬製毒工場參觀,了解合成毒品的製作、包裝過程和不同毒品對身體的影響,而工場內展示的所有製毒工具和器皿更是從最近一次的緝毒行動中搜獲得來的。她說:「想不到一台大型製毒機器每小時可以生產近十萬粒毒品,而毒犯又會利用各種模具製作名車或卡通人物形狀的毒品去增加銷量。」

香港的警員及督察需要接受為期分別27及36個星期的入職訓練,而荷蘭警方的受訓期則長達三年。Rocky解釋兩者的分別:「香港學警在警察學院會先接受基礎訓練,畢業後獲派到所屬部門才針對崗位接受深入培訓;而荷蘭學警於警察學院學習的知識層面則甚為廣闊及多元化,甚至包括一些專門的學問例如鑑證及科技偵查等,所以訓練時間遠比香港的長。」

阿傑就表示他們在參觀警察學院時,除了有機會與當地學警及教官交流之外,更體驗了虛擬射擊及學習武力使用管理,一嘗當荷蘭學警的滋味!當地警方設有騎警隊伍,阿傑的小組獲安排到騎警訓練場觀看馬匹步操。他憶述:「觀賞完馬匹步操及樂手表演後,我們獲邀走到沙圈排成三行,讓馬匹在我們兩旁飛馳,實在非常刺激!」Leo補充指馬匹雖然身型龐大,但其實十分膽小,所以要不斷重覆模擬突發情況,例如煙花聲、煙霧彈、照明彈和水窪等,讓牠們熟習該等環境。此外騎警亦會在眾多馬匹中找出一個領導者,以跨過水窪為例,會讓牠先走過模擬水窪的藍色地蓆,其他馬匹便會比較放心跟著牠走過。

這次荷蘭交流之旅雖然只有短短八天,但四人不約而同地指因為兩地在地域、文化、警隊體制等均存在差異,故此當地的所見所聞都讓他們眼界大開。他們還透露當初參加比賽實屬無心插柳,而且最初拍出來的作品更獲毅進課程教授微電影專業的老師劣評!不過他們並沒有氣餒,反而不恥下問向對方請教,及學用製作微電影的不同軟件。憑著團隊精神、各自發揮長處,分工合作撰寫劇本、拍攝、演出及進行後期製作,他們終能脫穎而出。他們認為無論參賽過程,抑或是「滅罪大使」之旅,這些都是難能可貴的體驗,而且其後他們更獲邀為香港警察的社交網站專頁協助拍攝不同的宣傳短片。此外,這次旅程更增強了他們加入警隊的決心,阿傑早前就率先投考了警隊,並將於10月中旬進入學堂受訓;Leo、Rocky和Charlene則希望先繼續裝備自己,後兩者刻下正修讀國際學院副學士課程(傳理學專修)。我們期待四人在不久的將來成為警隊的同袍,一起服務香港市民。

大家可按以下連結觀看他們得獎的微電影《太傻的後裔》:http://bit.ly/nakechat2016



(2016年10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