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行政專業文憑課程畢業生
作家及策展人夏芝然

作家兼策展人夏芝然(Cat Ha)從小就喜歡閱讀,但卻從沒夢想過當一個作家。Cat笑說自己經常有天馬行空的想法,她說:「閱讀多年,我對不同作者的作品都會有一些想法和評價,有時我會忽發奇想:如果有天我成為作家能否寫出一本好書呢?年輕時我曾經在書店做過暑期工,認識了一班志同道合、同樣喜歡創作的朋友,他們都支持和鼓勵我嘗試寫作,自此我就一發不可收拾,開始了寫作生涯。後來發現好書難寫,但覺得能夠寫作,已是件很幸運的事。」Cat覺得朋友的鼓勵對她非常重要,畢竟香港人普遍認為從事文化行業的前景一般,但朋友們的支持促使她踏出了第一步。

Cat已出版了八本書,現時主力寫迷你小說,例如《甜美黑洞》、《異色的橙》(Kubrick出版);除此之外,她也會為報章雜誌撰寫文稿。她兼任策展人源於一次到訪北京著名的798藝術區,可能是文化差異的原因,她覺得當時的展覽未能夠打動到她。想到香港其實有很多才華洋溢的藝術家,她心中有個疑問:能否也在那裡展出他們的作品?她希望透過藝術創作的交流,探索文化的異同,於是便萌生了策展的念頭,無奈礙於場地租金偏高,結果未能成事。不過Cat並未因此放棄策展的想法,有次她應邀到汕頭大學舉辦寫作工作坊,發現校內的美術館是個舉辦展覽的理想地方,遂於好友們的協助下策劃了她的第一個展覽。她形容該次策展經驗一塌糊塗,因為她發覺策展人除了策展理念,還要負責大量行政工作、追趕各項工作進度、運送及包裝展品和管理收支等,令一向主力創作的她對策展產生了很多疑問,亦感到自己力不從心,所以決定修讀SCE的藝術行政專業文憑課程尋找答案。

「策展除了表達展覽理念、藝術家的作品內涵外,也需要處理各種營運上的問題,例如資金籌集、財政管理、場地及技術支援等。以前自己和藝術家都不理解藝術行政,所以很多時候會有意氣之爭。當時我比較情緒用事,藝術行政知識亦有所不足,但現在我可以相對冷靜及理性地作出判斷和解決各種問題。」Cat表示以往她完成一件作品就創作另一件新作,沒想過作品之間有什麼關聯;完成課程後,她才了解每件作品或每項工作之間其實會互相影響,可以建立一個屬於創作者或團體的履歷文檔,以梳理整個策展理念的路徑,成為下一步工作的參考。她又指:「每位藝術家都希望透過作品與參觀者對話,傳達一種訊息,而藝術行政工作者作為藝術家與觀眾之間的橋樑,就要讓雙方進行一場有效的對話。三者是相扣的,都很重要,故此須拿捏平衡。」

另外,因很多人不了解非營利藝術機構是怎樣的結構,所以也時常產生很多誤解,例如誤會非營利是不能賺錢的。在課程裡,Cat了解到不同國家的非營利藝術機構是如何運作,這讓她和伙伴成立的獨立非營利藝術團隊Untrou-art可以在未來的營運上,做出比較清晰的選擇。

Cat至今已籌劃過八個藝術展覽,風格傾向嘗試將藝術和文學進行揉合,當中包括場地展覽「古怪的念頭跨媒介藝術展─《甜美黑洞》後抒寫」、「把你吃掉─當念頭是漩渦」、「一條逃逸路線」、「誰吃掉你的邊界」等,此外還有網絡展覽「家,是一個展覽場所」。而最近一個展覽則名為「香港是一座當代美術館-N個關鍵詞」,分別在室內及街頭以圖像、影像、行為藝術等方式展現兩位藝術家的作品,此展覽適逢今年三月底在國際藝術盛事 ― 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期間舉行。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主要是呈現藝術作品和交易市場等狀況;而「香港是一座當代美術館─N個關鍵詞」則呈現藝術作品除了交易外,還有不同的表達方式,例如藝術家與香港這個城市進行一場特別的互動對話,讓大眾透過藝術作品,更留意和觀察到人們和城市文化空間風貌之間的關係。

人們往往認為藝術和商業世界之間存在著矛盾,但Cat就相信只要找到對的方式,兩者便可以共存。她分享說:「有時我會為一些理念相近的機構或公司寫意念、文案,而對方亦會為我設計海報、網站等,過程中雙方都絕對信任大家,不多加意見,讓彼此的創意可以盡情發揮。透過這種方式合作,雙方互惠互利互相支持。香港有許多非常支持藝術創作的人,例如Sans工作室就成了我們的合作伙伴,也因為他的支持,我們才能做到網絡展覽。所以即使只有有限資源的藝術家,我相信持續地做,找到對的方式,仍然有其發展空間。」

Cat與丈夫分別屬人馬座及處女座,朋友都笑指他們兩個星座的性格南轅北轍,但她認為不論是伴侶還是工作夥伴,這樣的組合其實會更好,因為雙方的性格可以互補不足,令每件事情都可以找到平衡點,處理更得宜。刻下她除了繼續寫小說外,也在籌備一個網站介紹不同的藝術家,讓更多人認識香港的藝術工作者;同時,她和好友高展毅成立的「Untrou-art」也在籌備展覽,希望未來可以舉辦更多好玩的實驗性展覽。



(2016年8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