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教育深造文憑課程畢業生、
博士山(香港)國際幼稚園老師Christy Ellis

來自澳洲的Christy Ellis在當地大學修讀有關設計的學士課程,畢業後獲同學邀請到中國遊覽,該次旅行令她對這個國家產生了興趣,更決定參加工作假期計劃,重訪內地一面工作、一面遊玩。Christy做好資料搜集後,先在家鄉修讀Certificate in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to Adults (CELTA),以便在中國找到教英文的工作,後來她不但成功在廣東中山覓得教席,更因為愛上當英文老師而在中國逗留了兩年半呢!

Christy遊歷完後打算定居香港,並希望取得正式資歷成為幼稚園老師,於是報讀了SCE的幼兒教育深造文憑課程。她表示課程與實際工作息息相關,透過與同學和導師的分享及交流,她對香港的教育制度和幼童的成長階段等有了更深入的認識,更不時與同學討論工作上遇到的問題,從中得知不同學校的處理方法。Christy笑言除了畢業後隨即取得註冊幼稚園教師、幼兒工作員及幼兒中心主管的資格,令薪金在一夜間上升之外,最重要的是令她在教學方面更有自信。她補充說:「課程有涵蓋家長在幼兒教育中扮演的角色,透過模擬各種情況,讓原本不善於面對家長的我學懂不同情況的處理及應對方法。」Christy在香港曾任職兩間幼稚園,新學年開始則轉到博士山(香港)國際幼稚園當班主任。剛上任的她逐一致電每位學生的家長,向他們介紹自己並作初步溝通。她解釋:「這是與家長開始溝通的第一步,除此之外,我亦會在每個學生的手冊內寫上一些評語,讓家長更了解子女的校內表現。」

談到在內地的教學經驗,Christy表示只是試過有一間內地學校的音響器材按鍵脫落,使她要利用牙籤輔助才能按下播放鍵,但絕大部分學校都有完善的教學設施。此外,她亦感受到一些文化衝擊,她表示:「當時我在一間寄宿小學工作,最年幼的學生只有五歲已經要長期離開父母去唸書。另外,如果上課日剛巧是公眾假期,老師和學生便要在週末返回學校補課,這種情況在澳洲肯定不可能發生﹗」

Christy表示自己在中港兩地的教學模式不同,因為她在內地是英文老師,走進每個班房都教授相同的內容,而每星期每班只有一堂短短半小時的課而已。相反,她在本港幼稚園則負責固定班別的教學工作,每天都會教授新知識,既能與學生有多點交流、建立緊密的師生關係,亦方便觀察他們的學習進度。她非常重視與學生的一對一交流,因為這樣可以更深入認識對方及確保他們明白所學的知識,她續說:「我曾經教過接近三十人一班的學生,發覺除了『早晨』、『再見』外,就沒有與個別學生對話的時間了。我相信讓學生印象深刻的不是你教了課本的哪一頁,而是與他們相處的時間裡你聆聽過他們說過哪些事情。」

Christy指同事是非常重要的伙伴,所以即使在午飯時攀談片刻也可能帶給她一些教學上的啟發。此外,能夠達致工作與生活平衡是Christy的目標,她表示:「我雖已有超過六年的教學經驗,但有時週末和假期仍然要在家裡工作。曾經有一位同事說過老師在頭五年其實仍處於初級階段;五至十年後則屬中級;而十年後就會成為一位專業的老師,所以我還在中級階段,尚在學習當中呢!」



(2015年11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