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課程兼職導師 Peter Alexander

Peter Alexander在SCE任教不同的英語課程逾二十年,加入學院前,他曾經在鐵路公司工作,亦曾當過各種場合及活動的主持和唱片騎師,到過不同的國家遊歷和見識。後來他發覺自己對語言產生興趣,於是便開始寫作,更出版過有關旅遊的書籍。他回想早年學院有個教學中心設於中學之內,當時學校尚未安裝冷氣設備,所以上課時要把窗戶打開保持空氣流通,但學校位於繁忙的馬路旁,笑言不時會聽到車輛駛過的聲音呢。

教學經驗豐富的Peter以前曾為香港和澳門的航空公司培訓員工,協助他們改善英語的表達能力。他舉例說:「遇到旅客行李超重的時候,有些地勤人員會說『You are overweight (你超重了)』,但正確的說法應是『Your baggage is overweight (你的行李超重了)』。」有時地勤人員犯的一些錯誤不但令旅客啼笑皆非,更會影響他們對航空公司及當地的印象,可見良好的英語溝通能力在職場上是十分重要的。

香港學生上課時一般都比較被動,Peter自有一套應對方法。為了鼓勵學生練習會話,遇到他們不願開口說話時,他會讓學生選擇練習會話或是寫一篇文章,這時學生自然會選擇前者,因為後者太費時費勁了。Peter又會問學生課室內有多少人,當大家都紛紛回答的時候,他卻說自己想知道其實學生是用了中文還是英語來數。如果是英語的話,就可見對方能以英語思考,靈活運用雙語。Peter認為身處一個英語語境對學習英語有很大幫助,就好像小孩牙牙學語時會透過模仿學會說話一樣。他更指出許多港人都習慣以學習中文的方式去學英文,但由於中文為象形文字,書寫時不會寫出拼音,所以大家對拼音的認識不多。他舉例指「人」字其實不只有一個音,而是三個。每次口部動作有變,其實就代表著一個音。如果以拼音寫出「人」字,就更易明白。因此他指學習英語這種拼音語言,掌握英語拼音對會話有莫大幫助。

Peter相信只要有心改善英語能力,自然會找到方法,就好像一些成功人士憑著自身的努力拾級而上,最後擁有驕人成就一樣,所以他表示最重要是學生本身的學習態度。他謙稱自己只是一個路標,負責引領學生走向正確的方向而已。他又分享他在上海觀察到一些當地的年青人在咖啡店以英語聊天,朋友指他們其實只是在炫耀自己會說英語,但Peter認為不管什麼原因,他們也是在練習,對改善英語有百利而無一害,所以他鼓勵學生在課堂之間的休息時間亦繼續以英語談話。

不少人認為香港是個自由之都,Peter也不例外。他曾經在多個國家城市工作,包括英國、日本、韓國、台灣等,選擇在香港逗留多年是因為他覺得香港是一個自由的都市,更是世界的中心點,到任何國家都非常方便。Peter說他不時會穿梭香港和倫敦工作,雖然略為奔波,但熱愛工作的他相當享受其中。他說:「晚上九時半在SCE的課堂完結後,我就趕到機場飛往倫敦,約於當地時間早上六時到達,完成錄音及電台的工作後,再搭乘晚上九時的飛機返抵香港,然後回家稍作梳洗就可以到學院繼續授課。」Peter笑說:「朋友間問起週末怎樣渡過時,大家可能會說去郊外逛逛,但我就會答我會到倫敦走一趟﹗」

談及興趣時,原來Peter閒時喜歡表演棟篤笑,有時會以中英文的錯誤發音或諧音為題材,他笑指其實有點像教英文一樣。Peter表示自己對每樣事物都感興趣,只是有不同程度的分別,更指只要是興趣,他都會把它變為工作,例如喜歡旅遊的他曾到過不同國家擔任主持和唱片騎師,對語言產生興趣後就成為了英語導師,因為他覺得人生苦短,想做什麼就要去做,免得將來後悔。



(2015年4月)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