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odna7

龍七公系列

專上教育調查結果的看法

反應回饋是改良和進步的一個重要投入元素,在教育工作上也不例外,是以教育局會對種種程度的教育作定期的調查,冀能得到數據作如何改進教育過程的分析之用。上星期,教育局公布了每三年有關專上教育的調查,為了顯示中立和彰顯調查的公信力,教育局會委託獨立機構進行調查,就學士學位(包括資助和自資學位)及副學位(包括副學士和高級文憑)畢業生的工作表現,向僱主進行意見調查,調查樣本包括了一千三百多名學士學位畢業生和七百多名副學位畢業生的僱主意見。

九個範疇發表意見

該調查向僱主就學士和副學位畢業生在九個範疇的表現發表意見,這九個範疇分別是:一、語文能力(英文及中文);二、數字運用能力;三、資訊科技知識;四、分析及解決問題能力;五、工作態度;六、人際技巧;七、管理技巧;八、工作所需的專業知識;九、對時事及商貿的知識、自學能力及自信心。

這項調查以五分為滿分,自然的人們會以三分代表合格,站在調查的角度來看,一般而言,除非受訪僱主認為畢業同學真的很優秀或是很不濟,否則其所給予評分不會是五分或是一分這兩個極端,也就是說,評分正常會是三點幾分。

首先,我們看看學士學位畢業生的表現。有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七的受訪僱主表示,其僱用的學士學位畢業生表現達中等或以上,當中表示頗滿意或非常滿意學士學位畢業生表現的僱主數目,更達到受訪僱主數目的四分之三,而學士學位畢業生的總體評分為三點六二分,是自一九九八年以來的新高。在上文提到的九個評核範疇當中,學士學位畢業生的得分均較上次調查的為高,評核範疇的表現依次為工作態度、資訊科技知識、語文能力及數字運用能力;可是,在「中國內地貿易/經濟發展的知識」的得分只有二點八九分,是眾多評核項目中表現最差的。

僱主重視工作態度

看過學士學位畢業生的表現後,我們再看看副學士學位畢業生的表現。在受訪的僱主當中,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僱主表示頗滿意或非常滿意副學位畢業生的表現,副學位畢業生整體得分是三點三五分,結果和上次調查所得相若。和學士學位畢業生相比,這個表現是較令人失望,因為這是過去十多年同類調查以來的最低得分。在細看其評核項目,副學位畢業生表現依次為資訊科技知識、工作態度、人際技巧及語文能力,當中以判斷力、獨立工作能力的表現較遜色。

不少評論以這些數據來作批評副學位在教育上的成效,因為副學位畢業生表現比不上學士學位畢業生。從數據看,表面上是成立的,然而,這個批評卻有一個問題,就是選擇樣本的自然偏頗,因為在定義上,學士學位畢業生所受的教育程度比副學位畢業生的為高,學士學位畢業生的表現得分較高也是合理的期望。

此外,不少副學位畢業生都會繼續升學,形成投身工作的副學位畢業生的學術表現較遜色;再加上不少副學位是職業導向,和學士學位並不一樣,勉強將學士學位畢業生和副學位畢業生比較,所得出來的結論要小心分析,否則會有落入橙和蘋果比較的可能。

不過有一點卻可以肯定,就是副學位畢業生若是可以得到高年級銜接學額(包括資助和自資銜接學位),繼而完成學位教育,其表現會有所上升,也會為香港作更大的貢獻,這是教育的力量。

另外一個有趣的結果,就是受訪僱主都認為在九個評核範疇之中,工作態度和人際技巧最為重要,顯示了時下年輕人要改進的地方。

 

文:蘇偉文教授
香港浸會大學持續教育學院院長

(原刊於東方日報, 2016年9月13日)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