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ng
odna13

龍七公系列

政局混亂成新常態

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第一次就職宣誓引起了不小的風波,在上周又有政府的司法覆核,再有因立法會流會而二人重新宣誓不成,整個宣誓過程在立法會會期開始時已不能順利完成,事件到了今天還未告一段落,其影響也不會就此終結,反之,這是另一個新常態的開始,往後的變化令人不安。

議會內的就職宣誓是一件很莊嚴的事情,因為是當選議員對其未來議事工作的承諾,立法會議員有明確的宣誓內容,當選議員要經過宣誓這一個程序,才可以正式當上代議士一職。

當然,宣誓不等於盲從政府的政策,不同政見人士可以對政府施政有意見,以前一些議員也在宣誓後展示其政見立場,可是也無損其宣誓的合法地位,前提是議員闡述立場的動作必須得體,否則效果便會過猶不及,更加難以獲得大眾的認同。

換句話說,就是在既定的規則下,年輕議員原本是可以在無損宣誓程序的情況下,也有表述自己政見立場的空間,這本來是一個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妥協,然而年輕議員的做法卻打破了這個脆弱的平衡,其他議會內的潛規則以後會否被打破也不無疑問。

同路人隨時落井下石

年輕議員用上了粗言和侮辱國家的用語,連平時溫文爾雅的歷史文化人都看不過眼,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來表示不認同,更以「狂妄無知」來批評年輕人的不懂事,可見是次事件的嚴重性。令人遺憾的是,不單兩位議員的言行舉止令人不敢苟同,不少民意代表更是以立場來決定取態,對兩位議員不恰當的做法,強詞奪理地合理化,這種做法在今後四年的議會中恐怕會是常態。

年輕議員帶來新氣象,這本來是可喜的事,然而年輕議員不肯採用溫和方法,他們對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方式不感興趣,取而代之的是以具爭議的方法來對抗,從而達到癱瘓施政的目的,例如今次的宣誓事件,便成功的將整個香港輿論炒得沸騰,更有利極端意見的散播。

不少論者指年輕議員不智和幼稚,要是反過來年輕議員不是歪打誤撞,這些幼稚行徑原來是經過精密計算的話,整個立法會都會被這種突發的舉動騎劫,建制一方不可能不表態強烈反對,民主派則因為立場問題而不可能支持建制,結果是一、兩位議員的「怪招」突襲,便足以將整個議會弄個天翻地覆,姑勿論年輕議員的本意如何,這種發展方向卻是令人擔心。

年輕議員的輕狂行為自會對他們產生巨大的政治壓力,他們未來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大眾留意,他們的言行也會產生政治變數,假如未來他們在議事上的應對又再出亂子,大有可能會出現所謂同路人與他們割席,更甚的是這些同路人或會在他們背後落井下石。

阻礙立法會全面直選

此外,年輕議員不當的言行也會對政改有負面影響,對未來立法會全面直選的發展形成一種阻礙,因為由直選選出來的議員可以是如此不濟,會令人擔心立法會全面直選後的局面。雖然年輕人不成熟的行為和選舉制度不一定有關,但主觀地會令人有負面感覺,會懷疑立法會全面直選後當選人的質素,不利爭取立法會全面直選。

現時立法會內版圖看似建制、民主和本土三分天下,但三個陣營內各有派別,派別中又各有組合,陣營之內根本就不能團結對外,陣營之間又各自立場鮮明,實在是看不到有和解妥協的可能,四年下來的惡鬥自是難免。對香港而言,四年寶貴的光陰恐怕又再在不斷內耗之中浪費掉,香港的未來怎不令人憂心?

 

文:蘇偉文教授
香港浸會大學持續教育學院院長

(原刊於東方日報, 2016年10月25日)


回頁首